【胜出】Driving on the beach

  
  • 是我流胜出。


  • 双职英已同居设定。


  • 是小甜饼,全文4k3.


  • 标题和内容其实没什么关系。


远方天际,层层叠叠的阴云一点一点的向这里推进,有些暗淡的阳光从落地窗外照进屋里,夏日的蝉还鸣个不停。沙发旁的懒人椅上挤着两个人,蓬松柔软的绿发和看上去尖尖的有些坚硬的金发紧紧挨着,两个脑袋凑在一起,百无聊赖的翻看着今天的新闻。


然后爆豪胜己瞄到了网页侧边的广告,心里一动,抬起搭在绿谷出久的肩膀上的手,捏住了他的脸。


“小…小胜?”


“废久,我们去海边吧。”...


【胜出】龙桥 02


#因为断不开所以十分长的一章。

#以后都不会这么长了相信我。

#依旧是我流胜出,OOC慎重。


02


虽然刚一见面就被如此糟糕的对待,绿谷出久的直觉告诉他,那个人并不是什么坏人,加之白天的劳累,他很快就陷入了沉睡。第二天清晨睁开眼时,面前的空地已然空无一人。


“说什么天一亮就滚蛋,结果还不是自己先走了。”少年一边小声的嘟囔着,一边收拾好了毯子,重新背好背包。


清晨的森林空气清新总是让人心情愉悦,充足的睡眠也让他精神饱满,与斗篷人的分离让他的脚步都变的更加的轻快了。


大概是祭司力量的缘故,绿谷出久很受小动物的...

【胜出】龙桥 01

#是我流胜出,ooc注意

#后续更新随缘

#前篇00走主页

01

 

“长老,龙有一双龙翼,为什么还会需要桥呢?”小小的孩童仰着脸询问年老的长老。

 

“相传啊,这座桥是为了龙族的友人建造的,让他能够自由的来往于龙岛与大陆之间,是龙族赠予友人的礼物。”

 

“哇——专门为他建了一座桥吗,他跟龙族的关系可真好啊,我也想见到龙。”孩子的眼中充满着羡慕,还带着对未知的猜想与向往。

 

老人听罢笑了笑, “传说一些成年的龙族会选择到大陆来生活,不过他们都会完美的化成人形,也许你见了也认不出他们是龙吧。”伸手将孩子抱起放在膝头。“毕...

【胜出】龙桥 00

——龙有一双龙翼,为什么还会需要桥呢?


00


在亚克力斯大陆的西部曾经流传了一个传说:大陆东部尽头的海洋中,存在一座龙岛,它并非是固定的,而是随着海浪不断漂浮。一如其名,是龙族生存繁衍的地方。


这一古老的传说存在了很久,久到那时人们还没有开始探索自己所生活的大陆。


曾经有些人向外放出了一些流言:“见到了疑似龙的飞行物”、“被龙袭击抢走了宝物,丢失了右臂”等等,但是却并未掀起多大的波澜。这一传说,仍然被人们当作是绘本中虚幻的故事看待。


从亚克力斯大陆的西部向东,有...

To 《寻找Deku》

对没错,又是我,写作长评读作胡乱分析。

 

格瓦拉老师依然写的很好qwq。我就。胡乱分析几句。请不要嫌弃我。

 

《寻找Deku》给我的感觉像是风格有些柔软的,带着些神秘的童话。就像是开篇序幕中小久的故乡,有一个性情温和的母亲,香甜的蜂蜜酒,盛开的栀子花,还有飘香的橘子树。有些梦幻般的美好。

 

爆豪不允许任何人踏足艾尔塔尔,因为绿谷在那儿,那里真的有宝藏,把绿谷出久看做宝藏的不止爆豪胜己一人,但是这个宝藏是只属于他的。

 

像《Always》中的爆豪一样,老师描写的爆豪的感情,一如他这个人,充满了尖刺,凶狠的,深沉又固执的。

 ...

给《无所谓世界毁灭》

给格子老师的长评。(算长评吗…。

《无所谓世界毁灭》节奏很慢,背景虽然是末日,却和印象中的末日不一样,普通的下午,阳光一如既往,一个平凡的日子里,天外的陨石将结束一切。我跟文中的人一样,觉得很突然,有点不可思议。

"时间像是一条河,永不停息,永不回头地向前奔流。

当时间无法向前奔流时,它便只好回到过去。"

时间的流水被截断的太突然,只留下了最后的十小时。那这十小时该做什么呢。

从出生起到现在,绿谷出久在这十五年,经历了太多,爆豪胜己也是如此,两个人都有着坚定的信念,明确的目标,像时间一样,永不回头地向前迈进。

这样的他们,在人生短暂的十五年里,将彼此的存在印在了...

[胜出]随手存脑洞

虽然更像是绿谷单箭头,只是脑洞而已真的,有些想法还没写全。
ooc属于我。我就是私心想写这么个故事而已,别打我。
背景异世界。

他在那天突然看见了,部落附近的森林里,寒风凛凛的雪峰顶,穿过森林的小溪边,出现了掌印亦或者是脚印,淡淡的散发着荧光,带着惊心的红闯进了他的世界。
猩红一片,却不像鲜血一般让人觉得不详,只会让人感叹它的纯粹与美丽。
从那天起,他眼里的世界变了样子。

每个世界都会有这样的人,所谓的英雄,所谓伟大的人。
这个世界也不例外,百年前曾出现过,令世界震惊的一个人,他不为名利,不为名誉,他的目标就只是变强和变得更强。
年仅十五岁的他,凭借着得天独厚的身体条件,战斗方面绝对的天赋,以及从未懈...

【雪燐】告白(燐视角,类似戏?

背景是前一天雪男告白了。

觉得OOC,能接受的话往下拉。

↓↓↓↓

像往常一样大大咧咧的推开了自家弟弟的房间门,抬起手本准备冲人打个招呼,却在对方的注视下像是猛然想起了什么一样,愣在了原地。

缓缓的放下了抬起来的手,鞋尖在地板上来回磨蹭,不自觉的低下了头,略长的刘海儿垂了下来,遮住了泛红的耳尖。

由于太过紧张,耳朵自动屏蔽,未能接收到自家弟弟的询问,深呼吸了三次,终于磕磕绊绊的开了口。

"那…那个,雪男。"低垂的目光开始四处乱瞟,显得更加紧张。

"关于昨天的事儿…。"无意识的咬了咬下唇。"我想了一晚上。"

"...

【雪燐】我有重要的话要对你说呢

蝉鸣充斥在耳畔,逃不掉躲不过,正午当头,从窗户拂进来的风都带着燥热。

夏天的炎热总是让人感觉到倦怠懒散,不过这边效果明显过头了吧。

看着刘海用发卡别在头顶,却仍然瘫在桌面上不肯起来的燐,小黑如此想到。

"燐,你的作业怎么办呢。"小黑伸出爪子拍了拍被燐压在身下仍然一片空白的作业本。

"啊…好热啊…"显然燐的心思完全不在这儿,"去吃个棒冰吧。"

"回来一定又会被雪男说教了吧。"小黑盯着燐低垂在身后的尾巴这么想。

"呐——这种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啊,雪男那家伙上次居然在班上直接对我说教,害得我被志摩嘲笑...

#原创#也送给我喜欢的大圣#丑#

我是一只小树妖。

我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,源自于何处,只是从破土的那一刻开始,有了混沌的意识,周围的事物都在叽叽喳喳的说些什么,我分辨不清,很快就沉沉睡去。

等我再醒来已是三百年已过。

我抖了抖自己的枝条,仔细的端详了一下较之前已经庞大了许多,高壮了许多的身体,可惜比起周围的老人,依然显得单薄。

没事儿的,现在醒过来还来得及,要更努力的吸收阳光和养分,努力的修炼,我也可以变得那样雄伟的。

我暗自的安慰自己,把自己的根往土里扎得更深些,伸了个懒腰。

耳边突然又响起了叽喳的声音,这次听的真切。

你知道吗,那个猴子说他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呢。

这怎么可能啊,他肯定是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...

1 / 2

© 森洛 | Powered by LOFTER